05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路爾德!』走出會場的尤

米茲,好後悔自己剛剛沒衝上前詢問路爾德這句話。


 

  當他開始主持前,就知道路爾德站在人群之中,

看見路爾德的眼神並沒有注意到自己,而是緊盯著自

己的主人宓亞˙洛德克的一舉一動,尤米茲心中掀起

異樣的感覺,他知道,那是一種名為『忌妒』的東

西在作祟。


 

  他不敢相信路爾德那傢伙竟然沒注意到自己,當

年對他說的那些話都是騙人的吧?


 

  回想幾年前,聽到了一些風聲說路爾德跟他那一

群伙伴死在警方的槍林彈火之下,他不相信自己唯一

依靠的人就這麼死了,為了群找路爾德,他甘心做黑

暗世界的走狗,就算、就算……


 

  可是你卻、你卻……


 

  雙手用力的捶打地面,尤米茲不甘心及憤怒的情

全都發洩在石磚的地面上。


 

  石磚的地面出現了一條一條的裂痕,周圍全都是

黑暗世界裡微不足道的低階份子,看尤米茲的怒火

,沒人趕上前說半句話,害怕的渾身發抖、腿軟、大

小便失禁的都有。


 

  看見這些低階份子,被怒氣沖昏頭的尤米茲現在

有一個想法,就是殺了這群廢物!


 

  黑眼球轉變成深紅色,他開始大開殺戒。


 

  「快住手!」


 

  手上抓著一顆鮮血淋漓的頭顱,尤米茲回過頭去

 


「路爾德……」





  哇靠!這些黑暗世界的人真是瘋了,連這種血腥

的畫面也敢當眾秀出來?真是一群瘋子!


 

  不過……好像也有人會害怕的樣子啊?


 

  害怕個屁啊?這個殺人怪物不就是你們這些人培

養出來的?有什麼好怕的?該害怕的應該是像我這種

生活在太陽底下的光明份子才對吧!


 

  但是我好像也不怎麼害怕嘛!


 

  「哈哈哈……」想著想著,吉魯不好意思了摸著

頭傻笑。


 

  「你……」突然,有人伸手拉了拉吉魯的袖口,

吉魯看了過去,看見了他混入會場內最想抓到的人!


 

  「是你!米雅妮!神偷裡槍法準確度最高的神槍

手,據說遠在50公里外都有辦法射中目標,是個左

眼視力雖然只有2.0,可右眼視力卻高達9.0的怪

!」米雅妮的突然出現,吉魯驚訝的指著她說出了

驚人之語。


 

  「什麼?那就是黑暗世界的神槍手?」


 

  「不會吧?真的是個女的,真漂亮啊。」


 

  「漂亮歸漂亮,不過聽說心很歹毒,連小孩子都

死在她手下過。」


 

  「真的假的?難道她臉上所掛著的是人皮面具?

」說出這句話的人突然應聲倒地,只見腦袋那流出了

一堆鮮紅的血,頓時讓所有在場的人都傻眼。


 

  米雅妮手上握著一把自製的銀色手槍,槍口飄出

的白霧帶著濃濃的硝煙味,槍口指著剛剛說話的那一

群人,她直道:「還有什麼話一次說出來讓本小姐聽

聽吧,本小姐會視情況看要不要讓你活下去!」


 

  「嘻。」米雅妮露出讓所有人都神魂顛倒的笑容

 


  「喂!妳在做什麼?快給我住手!你們不都是黑

暗世界的『伙伴』嗎?」看見米雅妮的狠心,不顧自

身安危的吉魯直擋在米雅妮的銀槍前。


 

  「我跟他們才不是所謂的『伙伴』呢。我有事找

你,」收起槍,米雅妮刻意靠在吉魯的耳邊,她說:

「是『私事』喔。」


 

  對吉魯扎了一下眼睛,米雅妮走出了會場。


 

  「啥?」雖然心裡滿肚子的疑問,但想到只要抓

到『神偷』裡的神槍手就可以將公抵過,恢復職位,

心裡就有數不盡的笑容。


 

  一定要抓到神槍手米雅妮,這次絕不會再向上次

一樣讓你們逃走了,哈哈哈哈哈……





  「嘖嘖,剛剛那群小鬼真不識好歹,得讓我發飆

財知道收斂。話說,尤米茲那小子怎麼還沒回來,又

吐了嗎?也是啦,人的腦漿那種東西也不是一般人

忍受喝下去的。果然是條好忠犬,我得好好善待

才行,不然就會像之前那隻狗一樣的逃跑。」


 

  說著,宓亞˙洛德克依依將身上的飾品一一的摘

下,連手上所戴的『天使之淚』一,輕輕的放進一

個精緻的盒子裡。


 

  將身上的禮服退去,露出那暗黃的皮膚,宓亞˙

洛德克走到浴池旁,除了頭以外,整個人浸泡在熱水

之中,閉上眼睛享受這一個人的時間。


 

  「嗚!」此人雖然手掩蓋住了嘴,但還是不小心

發出了聲音,察覺有異樣的宓亞˙洛德克趕緊睜開眼

睛。


 

  「誰!?」隨手抓了條浴巾,宓亞˙洛德克對無

的地方大聲問道。


 

  「嘿!別緊張嘛,這位阿姨。」走出了黑暗角落

,唐克斯臉色蒼白的現身在宓亞˙洛德克眼前。


 

  「你這小子是誰啊?還有,『阿姨』是什麼意思

?」用浴巾遮住胸前,宓亞˙洛德克想不到闖入自己

閨房的竟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鬼。


 

  這小子到底想做什麼……


 

  「我…嗚……」唐克斯感覺胃裡的東西快要從嘴

裡衝出,趕緊用手遮住,很難過的硬是吞了回去,不

至於讓噁心的東西跑了出來(不過吞回去還是很噁心

……)。


 

  「小子,你看起來很難過的樣子啊。」看這個病

厭厭的小子,就算尤米茲不在身邊自己也可以應付的


 

  宓亞˙洛德克對唐克斯的戒心逐漸瓦解了。


 

  「嘿!謝謝這位姐姐的關心啊,小弟我已經沒事

了。倒是我有一件事情要拜託姐姐,不知道可以嗎?

」唐克斯漸漸適應宓亞˙洛德克那副可怕的『容顏』

,開始使出自己熟女殺手的功力。


 

  奇怪,這小子怎麼突然變的這麼溫文有禮?有問

題,看我如何戳破你的假面具!


 

  抬起頭對上唐克斯時,宓亞˙洛德克臉頰泛起了

微微的紅暈。


 

  那溫柔的笑容是怎麼回事?我居然說不出半句可

以拒絕的話來,我到底在做什麼?我可是黑暗世界裡

最偉大的幫主夫人啊!


 

  「可、可以……」此時的宓亞˙洛德克已呆住了

 

  「哈!那真是太好了。那麼大姐姐……請妳看著

我的眼睛,要專注喔!千萬別移開『妳的視線』。」


 

  宓亞˙洛德克看著唐克斯那發著七彩顏色的黑眼

球,著了迷般的失去意識,她進入了五彩繽紛的世外

桃源。在那裡,沒有黑幫之間的爾虞我詐、沒有底下

小弟的崇拜眼神,沒有任何人的眼睛緊盯著自己幾時

垮台。


 

  這樣子的世界是自己想得到卻得不到的東西……


 

  「唷!大姐姐,唷呼!睡著了嗎?」確認完宓亞

˙洛德克暫時不會有清醒的跡象後,唐克斯一屁股的

坐在地上,放鬆的大嘆一口氣。


 

  「嗚~~真是太好了,早知道這老女人這麼簡單

就可以解決的了,那我就不用比她早先一步的躲進這

房間啦!這張臉還真是越看越噁心,還好剛才沒有吐

出來,不然一切都白費了。」


 

  靜默的坐在地上一段時間,唐克斯冷冷的說了

話,「……是美夢嗎?那老女人怎麼看起來很開

樣子?」


 

  唐克斯站了起來,離開浴室,將裝有『天使之淚

』的小盒子拿起,散散漫漫的開房門,離開了宓亞

˙洛德克的房間。


 

  攀著走廊旁的扶手,唐克斯輕碰掛在耳朵上的隱

藏式耳機,對著大夥說著:「『天使之淚』到手啦,

可以離開了,在『愛夢蓮之河』合。」


 

「是。」耳上的耳機傳來大夥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鈺 的頭像
李鈺

孫亭的異想世界

李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