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3天後。

 


  法克黑城裡,許多漆黑的轎車一步步從城市入口

進入城內,全都開向全國黑幫一同主辦的化妝舞會地

點──『芝加葛』。許多有跟黑幫勾結的政府高官全

都受到了黑幫幫主的熱烈邀請,就算心裡不想來,但

為了日後雙方利益,卻還是來到現場,做為會場的重

要貴客。


 

  還不只如此,收到線報的警政署也派人變裝,紛

紛前入會場,只為了抓到黑幫與政府高官勾結的犯罪

證據。他們身上除配帶槍之外,還穿上了防彈衣、耳

機及錄音機,只要有一句可以當日後上報的證據,他

們一樣也不會放過。早已做好萬全準備的他們,只要

時機不對,外頭已經待命的人隨時可將他們帶出會場

,可見他們多重視這次的出擊任務。


 

  這時,一台黑色的高級轎車開進了場內,開車的

是一名有著粗壯手臂的高大男人,男人將車開到定點

,開起車門下車後走到另一邊後車坐,他站在車門旁

,伸手將後車門開起,一雙修長的美腿出現在眾人眼

前,臉上撲著清淡且秀麗的妝,高貴的貴婦人優雅的

下了車,現身在眾人眼前,男人伸出了手,貴婦人將

手奉上,隨著男人一同進入會場。


 

  就在貴婦人消失在眾人眼前時,人群才開始有些

吵雜:


 

  「天啊,這是那個黑幫老大的夫人啊,真美……


 

  「美又如何?還不是別人的?」


 

  「如果讓我知道只是哪個不知名的小幫派的話,

我一定滅了那個幫將她奪過來!」


 

  「唷!我也是!」


 

  「我也是!」……


 

  吵鬧聲持續不間斷。


 

  「哈哈哈,妳這張臉還真是害人不淺啊,米雅妮

。」R小聲的在米雅妮耳邊半稱讚半數落的。


 

  「你懂什麼啊──?這樣才好啊,讓所有人的視

線都集中在我身上,唐克斯跟路爾德才有機會偷走那

顆不知真偽的『天使之淚』啊!」聽見R的半開玩笑

似的說法,米雅妮不甘示弱的小聲回嘴。


 

  「呿呿!我只是開玩笑的,你那麼認真幹嘛啊?

」R不滿的報怨!


 

  「唉唷!隨便啦!你只要記住,從現在開始,不

要隨便湊上來跟我說話的好,別忘了,除了那些『黑

』的以外,這裡還有許多『白』的。」小聲的警告他

後,米雅妮放下了放在R手背上的手,走到美食區開

始大快朵頤……錯!是優雅的品嚐。


 

  「呿!早知道我應該殺了一個黑幫老大或政府高

官,這樣子我就可以假扮成他們,然後吃好吃的料理

了。女人,真好……」


 

  可惜,R除了眼睜睜看著米雅妮那驚人又優雅的

食量,默默的退離開會場。因為,他還有另外更重要

的事情要做!

 

 


  另一方面,自認為屬於白方的一個男人,也偷偷

的潛入會場內。這人就是今早在莉莉絲酒館做出差點

傷及唐克斯,和將莉莉絲、R、米雅妮抓回警局,結

果沒料想到他們三人驚恐的破壞力,直至最後被上頭

知曉,因而怪罪下來,局長為了給上頭一個交代,只

好下令待薪停職,此人就是──吉魯。


 

  「呿!都是那小子的夥伴害的我現在必須做這種

見不得光的事。」看著深後地面上趴著的一個黑幫小

弟,吉魯心中就有數不盡的無奈。


 

  「你可別怪我…我可是為了幫助這個國家、那群

不知政府黑暗的人民,才下了如此的毒手!絕對不是

為了讓我自己復職或是復職後的升官路程才這麼做的

!絕對不是!所以希望你能犧牲小我完成大我!」說

著說著,吉魯將那名已經昏迷的黑幫小弟拖進了一個

隱密的樹叢裡。


 

  為了確保等等潛入的會場的這段時間裡,這個黑

幫小弟不會突然清醒過來,吉魯甚至將一直都隨身攜

帶的安眠藥,強灌了五、六顆到那黑幫小弟肚裡。過

程中嘴裡還不斷的細唸著:「這都是為了國家、為了

人民、以及往後的美好未來,絕對不是為了我自己,

絕對不是……」


 

  確定好完全不會露出馬腳後,吉魯將身上的灰塵

拍了拍,手中拿著從黑幫小弟身上摸來的邀請卡,大

搖大擺的走進了會場裡。





  會場內,一塊陰暗的圓柱後頭,站著兩個男人。

其中一位長相斯斯文文,臉上配戴著無度數的眼鏡,

耳內藏著隱藏式耳機,冷毅的臉看著會場的正中央,

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而另一位,只是不停的左右張望,一臉稚氣的他

,並不適合穿戴迎合這種場合的服飾,所以他穿的比

平常不修邊幅來的好,其實好像也沒有多好……?這

樣的他感覺跟會場格格不入,卻沒有影響到其他人,

真是怪異。


 

  或許是這些黑幫人士早已習以為常了吧,畢竟比

黑暗世界裡有更多更奇怪的人。


 

  「唉!你幹嘛一直盯著那邊看啊?那老太婆又不

一定會從那個地方出現。」左手上的盤子堆的食物已

經快成一座小山,右手上還拿著另一盤比較一般正常

人所吃的食量的食物。


 

  將裝較少食物的盤子拿給路爾德,等路爾德接手

後,唐克斯立即將推成小山一樣的食物一掃而空,順

便等著路爾德的回答。


 

  「……你也太悠哉了吧?」看著唐克斯的驚人吃

相,路爾德十分無言。


 

  「嗯?」白了路爾德,唐克斯小聲的罵,「笨!

如果不這麼做會被懷疑的。」


 

  就在此時,會場瞬間暗了下,嚇壞了會場內的來

賓。


 

  「啊───」有人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尖叫起來

,再次嚇壞了會場內的來賓。


 

  「那老女人出來了,你趕快去準備一下吧。」


 

  「嗯。」說著,輕點步伐離開會場,像風一般,

穿過人與人之間的縫隙。


 

  「我的媽呀,怎麼會有風啊?好冷……」他所到

了地方,都聽的見此句話,有如冰天雪地裡所吹起的

寒風。


 

  大約15秒左右,會場的燈光又恢復了,場內所有

的來賓總算放下了緊繃的心情。雖然身處在黑暗的世

界裡,但是今日所出席的賓客全是雙手從不沾血的達

官貴族,他們自認為殺人或是簽訂不法合約根本不需

要自己出面,只要培養出幾個殺手及信任的手下就可

以了。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今日出席的賓客全是沒真

正體驗過瀕臨生死邊緣的『廢物』,正可謂『光有一

顆腦袋是不夠的』,是吧?


 

  「歡迎所有黑暗世界的住民們蒞臨此會場,我是

今天的主席殺手尤米茲。」一開口,就受到大家的眼

關注,他就是目前黑暗世界殺人成功率排行第9名

殺手尤米茲


 

  尤米茲,是個沒有出眾的外表,相貌平平的男人

,全身上下絲毫感覺不出來他是個殺手。現年26歲

的他,殺人已有10年,靠著先前那成功率極高的殺

人能力,相貌平凡的他,在場的『老闆』也會多看他

幾眼,記住他的長相,說不定這些老闆就會換掉現在

雇用的殺手,改僱用他。


 

  「讓我們歡迎這次舞會的最佳代表洛德克的幫主

夫人,宓亞˙洛德克。」說著,尤米茲伸手牽起不知

在暗巷裡多久的宓亞˙洛德克。

 


  向前走了幾步,臉上掛著厚重面具的宓亞˙洛德

克現身在眾人面前,一身黑色晚禮服,看似讓她變的

更加優雅,只是……


 

  「這女人已經老成那副德性了還穿成那樣,真是

糟蹋了那件禮服。」


 

  「是嗎?你怎麼不說她是再傷大家的眼睛?」


 

  「就是說啊,她那副樣子我看到都想吐了。」


 

  「噓…別再說了,要是被聽見的話,我看舞會結

束後就會是我們的死期!」


 

  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得極為難聽,在他們

眼中,禮服比穿著她的人要更美,甚至認為穿的人簡

直在糟蹋那件禮服。

 


  「感謝大家抽空參加這場由黑暗世界所聯合主辦

的舞會,我很榮幸能站在這裡當大家的代表,不過好

像有些人不太領情的樣子呢。」輕微一笑,眼神看向

剛剛說話的那群人。


 

  那群人被宓亞˙洛德克盯的說不出來話,身上的

冷汗狂流不止,渾身顫抖不已。『我不想死!我不想

死!』那群人腦中所浮現出的竟是這句話。


 

  一旁的尤米茲在宓亞˙洛德克說完話後,就不知

道在興奮些什麼,渾身散發出令人窒息的殺氣,只是

散發出的殺氣十分微弱,沒有靠近他的話,根本就

覺不出來。


 

  此刻的尤米茲,或許十分的……想殺人!


 

  「呵!」宓亞˙洛德克輕微一笑,「本來是想就

地處決你們的,可惜我不想破壞這美好的氣氛。」


 

  轉過身,眼神瞧見宓宓那副怪樣子,宓亞˙洛德

克嘴角微上揚。


 

  「可是我又不想看到我討厭的傢伙,會令我想反

胃啊!」舉起手,對尤米茲下了個手勢。


 

  看見了自己主人的『同意』,尤米茲再也壓抑不

住內心興奮的情緒,殺氣從身上狂洩,可怕的殺氣令

所有人忍不住顫抖。

 


  殺氣狂暴,越是高漲,令人窒息的感覺越是上揚

,這讓會場的時間彷彿靜止了一樣,所有人都看不見

周圍的情景,聽不見周圍的聲音。就在此時,尤米茲

突然消失了,取代的是,剛剛那群侮辱了宓亞˙洛德

克的那群人頭……斷落。


 

  此時的眾人,還是毫無反應的楞在當場。


 

  尤米茲站在那群無頭人的中間,手上拿著一顆頭

顱,頭顱的頭蓋骨早被他捏個粉碎。


 

  頭顱的切面乾淨俐落,連皮都沒有撕裂的樣子,

尤米茲手上並沒有可以一次斬斷頭的大刀,他到

底是怎麼辦到的?


 

  尤米茲手捧著那顆頭顱,那興奮且異常飢餓的怪

異表情,讓人直覺噁心。隨後尤米茲盤腿坐在地上,

開嘴,一手拔下那顆頭顱的頭蓋骨,將頭蓋骨丟到

旁,腦袋裡那濃稠的腦漿緩緩流出,像是看見美味

的食物一般,大口的喝下,將大腦配著腦漿一起吃下

肚。



  驚見尤米茲的所作所為,原本僵硬在一旁的眾人

全都大聲尖叫,其中幾個還昏了過去。尤米茲一顆腦

接著一顆吃,吃完所有腦袋,還打了個哆嗦,此

象格外駭人。


 

  看見尤米茲將自己討厭的人處決掉後,宓亞˙洛

德克十分高興,笑臉逐開,臉上的皺紋分外明顯,比

了個手勢,轉身離開了會場,回到自己所專屬的個人

套房。

 


  將嘴旁的沾到的腦漿擦了乾淨,尤米茲站起身來

,走出了會場外,臉上的表情……十分的厭惡!?是

厭惡自己剛剛的行為嗎?


 

  「嗯?」眼神帶著無奈,看了一場噁心的戲碼後

,路爾德像是發現什麼一樣,發出驚呼。


 

  那傢伙幾時改名叫做『尤米茲』了?

 

  從胸口內袋拿出了根菸,路爾德用火柴將它點燃

,抽了一口,輕吐白霧,如此說著。


 

  白霧中,路爾德想起了一些往事,眼中掀起了波

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鈺 的頭像
李鈺

孫亭的異想世界

李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