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床舖上起來後,謝爾德隨意的梳洗完畢,披上

了法袍,拿起了法杖,將門開啟踏出房間,輕輕將門

闔上後,漫步的走在長廊上,若有所思的,連周圍向

他打招呼的信徒都沒有注意到,臉色極微蒼白,狀似

染上了重病的樣子。




  一位信徒正準備將一封非常重要、需要主教親自

檢閱的急件送交給謝爾德,而謝爾德正好從對面走來

,信徒趕緊快步上前。




  「太棒了,運氣真是好啊,趕快將這一封印有國

王印戳送給主教看吧。」會這麼高興也是人之常情,

謝爾德常常不在殿內,是位愛搞失蹤的主教。




  謝爾德他需要一塊寂靜、又無人知曉的地方,煩

惱那些不為人知的秘密,沒人可以替他分憂解勞,只

因為無人能得到他的信任,唯一得到過他的信任的人

早已死了,那人也是維安特皇最信任的人--管家賈

斯托。




  那個在謝爾德夢裡出現過的管家到底誰呢……?




  「主教!這些文件我想請您……主教,您的臉色

怎麼這麼蒼白?」本來以為找到主教就能完成自己任

務的小信徒,看見主教那蒼白的臉色及失落的神情,

驚愕到不知所措。




  「不要煩我,今天的我想清靜一下,那些東西你

就叫姆宓閱覽一下,真有問題再來找我。」簡略的回

完話後,謝爾德完全不理會小信徒,逕自離開,留下

了一臉錯愕的小信徒。




  「給姆宓代理主教!沒問題嗎……?這一份可是

國王陛下親自簽名過的信件啊……」謝爾德走遠後,

小信徒才自言自語的說出這句話。

 



  「姆宓代理主教的位置離這裡好遠啊……早知道

一開始就去那裡了,也不用白跑一趟……」走時還不

忘的繼續剛才的自言自語,有著特殊闢好的小信徒離

開了此地。




 



  謝爾德走出神殿後,不時左右張望看看有沒有人

在跟蹤自己,然後走進了森林中。




  走到了森林的最深處,那裡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湖

泊,謝爾德來到一棵樹下,坐躺在樹旁。




  微風輕輕吹拂置臉,樹上鳥兒輕聲的唱著,不時

飛到謝爾德的肩上跳躍著。




  看著這些自由自在、毫無煩惱的鳥兒,謝爾德心

中總有屬不盡的悔恨,恨自己當初爲何不聽勸解私自

離開血神的聖域?




  碰到了單純又少根筋的維安特,盡責又保護主人

過度的賈斯托…




  建立了血神諸弩伊的所屬神殿…




  害死了視自己為刎頸之交的賈斯托…




  扭曲了信任自己的維安特的心…




  造就了今日的蘇利亞王國,使得禁忌魔法在王國

內橫行無阻…




  國王的權勢、人民的害怕、敵國的攻打、魔獸的

入侵…




  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當初自己的一意孤行而出

現的!




  如果、如果…我當初聽得進那位大人的話,一定

、一定……




  現在說什麼也早已來不及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

不是?何必再說什麼後悔莫急的話……




  謝爾德雙手用力按壓著頭部,眼淚不自覺的留下

,承受不住心中的悔恨、悲傷,將額頭用力的撞擊地

面,就算流出血了,也亦然不停止這猛烈的撞擊,彷

彿可以贖罪一般,不停的傷害自己。




  直到昏倒為止,眼旁的淚痕卻歷歷在目。




  之後謝爾德做了場美麗的夢。




  夢裡,有他自己、心還尚未扭曲的維安特、早已

死亡許久的賈斯托……





  「喂!」手掌用力的拍打一下對方的肩,力道如

此的強而有勁,被打的人不免顫抖起來,臉色難看的

回過頭。




  只見一頭蓬鬆的金髮,在太陽的照射下金光閃閃

,一張帥到讓人想扁他的臉,穿著藍白相間的騎士服

,知道來人是誰,不經嘆了口氣,正準備要開口時,

對方搶先開口。




  「怎麼這麼悶悶不樂的?嘿!開心一點嘛,像我

一樣,笑口常開,懂嗎?」說著,便露出潔白的牙齒

,讓人感覺,他真的很白痴。




  回過頭去,謝爾德將手放在扶手上,望向無邊無

際的天空,白雲慢慢飄動遮住了太陽。




  「呵!」維安特輕聲竊笑。




  「笑什麼?」謝爾德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你現在看起來就像是個『想家』的小孩。」




  「什麼!?」謝爾德一臉驚恐的看著維安特。




  「從你的眼神看出來的。」靠著扶手,維安特說

:「朋友,我們之間已不是靠契約而建立的關係,我

們可是真正的朋友。」




  謝爾德了解維安特的意思,只是、只是…維安特

對自己的信任他卻無法報答,因為…他知道,自己只

是…在利用維安特再人間的勢力。




  為了那位在聖域裡的大人,就算利用了維安特的

『情』,謝爾德也在所不惜。




  「說吧,你所有的心事,我可以當你的心靈諮詢

師喔。」將手搭在謝爾德的肩上,維安特笑臉逐開的

看著他。




  突然,2人身後的落地窗被推了開來,闖進來的

人是上氣不接下氣的賈斯托,可見他為了找他們2個

跑的有多麼快了。




  「疑?謝爾德你也在啊?那正好!呼…」稍微大

吸幾口氣,平穩自己的呼吸,賈斯托說:「謝爾德你

在正好,我要跟少爺報告的事剛好跟你有些關係。」




  「跟我有關?」




  「是什麼事啊?這樣莽莽撞撞的成何體統?身為

我維安特的專屬管家,我可不允許你如此!」




  「少爺!那種事等下再說吧!」




  什麼!賈斯托居然這樣對我說話?不可能、不可

能,我維安特在賈斯托心中的不比謝爾德多嗎?




  反駁維安特的話後,賈斯托一臉高興的對謝爾德

說:「恭喜你,第一座血神諸弩伊神殿已經落成啦!

就建在城內的正中央。太棒了!你的夢想已經實現了

第一步囉,現在只差信徒就……人呢?」




  「賈斯托,你剛剛說到『神殿已經落成』那裡時

,謝爾德就已經跑的不見人影了,看來他真的很高興

,真是太好了。」說著,維安特臉上露出很少有的『

溫柔的笑容』。




  「嗯…嗯!」很少看見少爺如此的笑過,賈斯托

有些震驚。




  「我們也跟著去看看吧。」說完,維安特開心的

跑了出去。




  「是…是!少爺,請等等我啊--!」看見少爺

的背影快從自己的眼底下消失,賈斯托趕緊衝上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鈺 的頭像
李鈺

孫亭的異想世界

李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