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望魔法公會門口前,一位穿著法袍的魔法師,

手裏拿著一塊散發奇異紅光類似魔法石的東西。




  眼見又有人從魔法公會的門口進出時,這名魔法

師就會上前將手裏類似魔法石的東西伸置那人面前,

此舉如果是看在不懂魔法的人的眼裏,可能會覺得那

名魔法師是在推銷商品,但這裡是魔法公會的門口,

只會有法師、祭司、魔劍士進出。




  那名被魔法師攬阻的是名低階祭司,低階祭司看

著那名魔法師手中的紅光石頭,直道:「抱歉,我所

信奉的神、是月神莫拉諾星,雖然不知你是哪位神的

使者,但是既然已經有了神職,也已簽訂了神職契約

,就不能違背自己所信奉的神,否則會因神怒而制裁

。如果你早點給我看這有著神威的魔法石,或許我會

考慮看看……」說完後,這名祭司頭也不回的走了,

留下了那名臉部掛著可惜二字的魔法師。




  (祭司是兼具防禦及治癒魔法的魔法師,是給那

些不喜歡打打殺殺的人所選的職業,一般冒險獵人或

獎金獵人的團隊中,至少會有一位祭司。)




  千萬別在這時輕言放棄,謝爾德,血神諸弩伊相

信你可以將、比月神的『祝福』魔法更加強大的血神

魔法『血祭』發揚光大,所以絕不能因為一點挫折而

就這樣子的氣餒。




  想到10年前血神為了救一位因為村莊被路過的

、有惡行的獎金獵人給屠殺殆盡,卻獨活下的自己,

降臨人世、顯現神蹟,雖然只有自己一個人看見,但

還是想將血神諸弩伊大人的事情公諸於世。




  然而諸弩伊大人說過不需要將血神的事蹟流廣於

人世,因為不列位在10大主神之一的神是不能擁有

信徒的。當初會救他只因為同情,也因為自己一時之

間所感到的孤獨,才盡而做一些讓其他神祇無法苟同

的事。




  阻止不了謝爾德的血神諸弩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他私自回到人世,偷了祂在聖地的幾顆有著神之力的

石頭,只為了將血神諸弩伊的神蹟發揚於人世---




  『還是沒辦法嗎……?人類果然是無法成為神的

……』嘆了口氣,血神諸弩伊是如此的失望的說出這

句話。




  原來如此對待謝爾德是別有用意……!?




  只是這句話直到謝爾德死亡前都無法傳進他的耳

裡……。




  「打起精神,只要在堅持下去就好了,那個占卜

……那個人,應該快來的吧?」眼神意志是如此的堅

信,謝爾德相信自己的血神占卜絕不會出錯,就算自

己從血神的聖域裡逃脫出來,他相信待在聖域裡的那

位大人,也絕不會因此而奪取他身上所擁有的『部分

神之力量』。




  謝爾德又開始從新回到原地,繼續做他該做的事

,只是每個人的回答都是如此,不是已經簽訂神職契

約,就是請讓我考慮一下的說法,好幾個月來都是如

此,就算有著極高耐性的人也會應此而放棄,但謝爾

德是不一樣的,因為只要堅持,事情就會向占卜的一

樣,往自己所想的方向前進。




  只是…代價是如此的大……




  「維安特少爺,就是在魔法公會門口前,手上握

著奇異紅色石頭的魔法師,自從好幾個月前出現在城

裏後,他就一直在這個公會、不然就是城門口或是旅

店前,只要碰到有人進出,那名魔法師就會將手中的

紅色石頭擺在你的眼前,似乎好像只有法師、祭司跟

魔劍士懂的那顆石頭的價值,平民們只要看見了都會

趕他走……只是不知道為何,那些會魔法的傢伙都紛

紛以簽訂神職契約及考慮一下的講法拒絕了那名魔法

師??」推了推眼鏡,盡責的管家一口氣道出他所調

查那名魔法師的報告。




  「賈斯托,你真是個好管家,不過你說錯了一點

。」那名被喚維安特少爺的青年說出了這句足以讓所

以管家都擔心的話,因為做為一個管家,就是要盡心

盡力服侍好主人,主人說一絕不會有二,但是他卻將

錯誤的情報傳達給了自己的少爺,這讓他心驚膽顫。



  「抱歉!少爺!我……!」名為賈斯托的管家當

場開口道歉,聲音頗為緊張。




  「哈哈,看看你這是什麼樣子,我話又還沒說完

,緊張什麼?」頓了頓,維安特道:「你的情報沒有

錯,錯的是那些自以為懂得很多魔法的傢伙。」




  維安特笑笑的說出了這句話,實著讓身為管家的

賈斯托放下了不少的心,不過……




  「少爺!竟然賈斯托我所調查的情報並無錯誤,

那您又為何要說錯的是那些『自以為懂很多魔法的傢

伙』呢?」看來維安特跟賈斯托的交情非淺,如此大

膽的反問自己主人的管家,世界上應該是找不到幾個

吧?




  「因為那位魔法師手上的東西。」維安特並不介

意賈斯托這樣的對他說話,反而還很高興的回答問題




  「您是說那顆紅色的石頭?可是賈斯托我並不覺

得那有什麼特別的,只是一直散發著紅色的怪異光芒

罷了。」雖然站的很遠,但賈斯托對那怪異的石頭很

不以為然。




  賈斯托並不喜歡那怪異的石頭,雖然世界上是有

魔法石這種東西,但是那些魔法石並不會發光啊--

而且讓石頭發光的魔法並沒有紅色的啊--!所以身

為一個管家,除了盡力的服侍主人外,保護主人也是

身為一個管家的職責所在,所以只要看似對少爺有害

的東西,在賈斯托的眼裏,都是該被列為拒絕往來的

黑名單裡。




  只是面對那站在不遠處的魔法師,他並不了解這

個人,所以無法放進黑名單裡,但是對於他手上所拿

著的那顆石頭,他可是會很不客氣的處理掉,就算要

它消失掉也行,只要它一接觸到少爺就一定得這麼做




  「賈斯托,你會這麼說是因為你沒接觸過魔法,

身為一個近身戰鬥的戰士兼管家,又不是魔劍士的你

怎麼可能會懂呢?偷偷告訴你吧,那顆石頭裏藏著的

秘密,對於懂魔法的人而言,要看出來是在簡單不過

呢……」故意在重點地方斷掉,這位少爺的興趣還真

是特別。




  「少爺,請您不要在玩了,您不是一直要做一件

驚天動地的事?在這麼繼續玩下去,等天都黑了,那

位魔法師想必也回去了吧。」賈斯托真的很了解自家

少爺的壞習慣呢。




  「說的也對!其實那顆石頭裏藏有神蹟,就是這

麼簡單。」是啊,這麼簡單就說出來了,維安特的少

根筋真是讓人頗些傻眼。




  「神、神蹟……」又推了眼睛,賈斯托就算不會

魔法也應該知曉,身上帶有神蹟的魔法師可不是普通

的魔法師,肯定是神所選的使者,世稱『神選者』,

是所有習魔法的人最想站上的頂端,因為一位神只會

擁有一位使者,能夠代表神在世上的使者,是多麼崇

高的榮譽。



  眼前的那個人,真的是神選者嗎?如果真是,那

他剛剛起不是冒犯了神祇了……天啊--真是讓人不

敢在想下去了!




  只是……有著紅色神蹟的是哪位神祇啊?是火神

普普扎亞嗎?還是太陽神莫拉諾炎?




  「是啊!」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維安特有些緊

張的問了賈斯托,「賈斯托!我是不是講的太直接了

一點啊?明明是很重要的事情,被我說的好像一點也

不嚴重一樣……」




  「少爺,賈斯托覺得您如果不這樣那就不是您啦

!如果少爺有一天不再那麼少根筋,賈斯托我才會覺

得奇怪。」以貴族式的方式向維安特敬禮,賈斯托說

出了自己心底最實在的答案,也就是他並沒有在說謊




  這算是什麼主僕啊---?




  「原來如此!真是太好了,原來賈斯托也喜歡我

這個樣子!那麼我們現在就過去找那個神選者吧!」

維安特的自我調適能力也十分令人傻眼,只是如此的

盲目行動會帶來怎樣的後果呢?




  「什、什麼!?等等我啊少爺,千萬別亂說話,

還是少個地方施個結界魔法再來談事情會比較妥當啊

--少爺!」真是辛苦你了呢,賈斯托。




 



  賈斯托……賈斯托………賈斯托…………賈斯托




  「賈斯托!」滿頭大汗的謝爾德剎然間清醒的過

來。




  剛剛所做的夢,自己不就是和維安特第一次見面

時嗎?




  那個時候賈斯托還在……

 



  賈斯托,如果你還在世的話該有多好?

 



  能夠阻止維安特的只有你一個人,我當初怎麼沒

注意到那一箭……




  就是因為那一箭,你知道你心目中那少根筋的、

自我感覺良好的維安特少爺,如今變成一個殺人不扎

眼的惡魔了嗎?




  他為了在度讓你活著站在他眼前,至今為止碰觸

了多少不該碰觸的東西,犧牲了多少人的性命了。

 



  以前的維安特皇是如此的單純少根筋,那又為何

會變成一個只懂的殺戮、研究禁忌魔法,令人看見就

想逃跑的國王?

 



  這一切都跟那位從小一起長大,跟隨他多年的賈

斯托有關,連謝爾德都無法預料的事情變化,令人驚

愕的那一箭造就了今日的維安特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鈺 的頭像
李鈺

孫亭的異想世界

李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