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啪,一顆透明的水晶球,它崩裂了

。在眾人面前,崩裂的地方發出強烈光芒,隨即碎裂

開來,碎片四散,反應不及的傢伙全都被碎片割的皮

開肉綻,有人應此劃破了脖子最碎弱的部份,血液就

如瀑布般的噴出。




  身旁的人驚見此狀、大聲下令:「快、哪個傷勢

較輕的人,趕緊去找血神祭司來啊--!」




  命令下的又快又急,聽聞此話,傷勢輕的人趕緊

奪門而出、求救他人,卻也忘了,自己是一個魔法師

,可以張開魔法陣將自己傳送出去,奔跑速度跟本比

不上魔法陣的千分之一。




  下令的人也趕緊施展沒什麼小用的止血咒。至少

、至少要撐到血神祭司到來為止……施咒的人是這麼

想的。




  就在下令者施法過後的幾秒,地上出現了個淡血

紅魔法陣,血神祭司總算是到了。




  「血神祭司大人,您可來了,請你救救這些信徒

吧,拜託……」以如此低聲下氣的口吻說著,難道是

……




  「維安特皇陛下,『您』這詞恕我無法承擔,抱

歉。」




  「別…別這麼說,您可是本國的信奉的血神諸弩

伊的第一神選者,這個稱呼非常的恰當、非常……」




  「呵,客套話就別再講了,就是這些人吧?信奉

邪神薩加斯的愚民們。」




  舉起手中的法杖,頂端鑲著的血神賜與的獻血石

發出了紅光,那股溫柔的紅光包圍住那些受碎片侵襲

的人,只見他們身上原本皮開肉綻、鮮血淋漓的傷口

全都奇蹟似的慢慢癒合起來,連那個化破咽喉原本血

流如注的人,也都奇蹟似的回升氣血,臉上紅潤煥發

,完全看不出剛剛才跟死神搏鬥的樣子。




  『真的厲害呀,這就是血神諸弩伊的第一神選者

,將他牽制在國內果真是個好選擇,他的力量只屬於

我維安特皇的,除了我以外,其他人休想得到,尤其

是那些鄰近且聽過他傳言的國家統治者,他,謝爾德

,除了我,其他人休想命令他使用此力量。』




  「好了,就這樣,那我先回了,維安特皇、陛、

下。」刻意加重了後面那兩個字,看的出此人,也就

是謝爾德,對這位統治蘇利亞王國的國王陛下有多麼

的不滿,甚至是帶有些微的怒意。




  將這句話說完,也不等維安特皇陛下的開口,謝

爾德發動了信奉血神特有的紅色魔法陣,消失於這個

陰暗且只擺放幾支蠟燭加上一個用白筆劃出的禁忌魔

法陣的房間裡。




  「那傢伙對陛下您是什麼態度?自以為是蘇利亞

王國信奉的第一神殿血神諸弩伊的第一神選者就可以

如此的傲慢,要不是有陛下在後方加以推崇,憑他一

人之力哪做的到將血神的教旨推廣於全國,獲得如此

龐大的信眾?真是不知好歹……」




  開口說出這些話的人,就是那被碎片劃破咽喉的

傢伙,為了在維安特皇的心中佔有一定的地位,當初

維安特皇提出信奉邪教薩加斯並研究其禁忌魔法時,

他首當其衝,成為邪教的主教,從血神信徒裡偷偷廣

那邪教信徒,今日此行就是他的所作所為,也因為如

此才發生了水晶球爆破割傷邪教信徒的事件。




  研究禁忌魔法失敗了,現在的他為了不讓自己在

維安特皇心中的地位下滑,剛剛看見謝爾德對維安特

皇不蔑舉動,趕緊跳出來說些好聽的話,只是沒想到

此舉卻……




  「你說的不錯,主教先生。」




  看著維安特皇面帶笑容對他的話下了評論後,主

教十分高興的道:「哪哩,這是我身為陛下的子民該

做的事。」




  「只是你做錯了一件事。」




  「咦?」當主教聽見此話,不解的抬起頭想問清

話語時,眼前一道銀光銳現,主教的頭應而落下。




  「那一件事就是……我有多麼喜歡血神諸弩伊的

第一神選者謝爾德的--『力量』,他的魔法之力將

會是我統一冥德大陸的強大力量,哈哈哈哈哈哈哈…

…」放聲大笑,維安特皇想到他統一大陸,站在那最

頂尖最完美的一刻時,不經放聲大笑。




  周圍那些親眼看見自己的主教被國王壁下殺死的

邪教信徒,不驚害怕的發抖起來,他們害怕的,是那

位正在大笑,不知何時又會發起瘋,突然拿起劍殺死

自己的國王陛下。







  將自己傳送回那暗紅色的神殿,謝爾德體內所散

發出那讓人不敢靠近的邪惡氣息,頓時消失個無影無

蹤,看見那個國家的最高領導者這次居然做了無法挽

回的事情--研究禁忌魔法。




  本來就對他抱有一絲恨意,因為自己的魔法能力

導致他被禁錮在這座不見天日的神殿裏,但又想到自

己的力量可以幫助國內的任何一個人民,才又將長年

積壓的恨意壓進了內心最深處,只希望不會在出現。




  只是沒想到今日看見了那個人為了統一大陸而利

用自己的子民研究禁忌魔法,長年積壓的怒意頓時爆

發出來,雖然沒有當面撕破臉,但那幾句和那個人的

對話已表現出自己對此事抱有相當大的不滿,他無法

接受貴為一個讓人民愛宰的國王居然做出會讓整個國

家,甚至是全大陸都會毀滅的事情。




  這次強烈表達自己的不滿後,只希望那個人能夠

想清楚,不然自己寧願被處以斬決,也不會在使用自

己的魔法能力去救那些研究禁忌魔法卻慘遭反噬的邪

教之徒……




  「我謝爾德不會任人擺佈,絕不……」




  走過神殿內的長廊,在從小道走過,一路上碰見

的許多信徒,信徒們見到謝爾德分分敬禮,而謝爾得

只是輕輕輝手帶過,並頭也不回的走,過程看似謝爾

德目中無人,實知內情的人又有多少?




  謝爾德的苦衷又有誰能知?




  走到殿內最深處的一個房間,謝爾德將房門開起

進入房內,『喀』的一聲,房內傳出的鎖門的聲音。




  將血神祭司特有的法袍脫下,跟著法杖一起回首

丟在一張單人的靠背椅上,走向床沿,謝爾德整個人

趴在床鋪上頭。




  「那混帳……」




  躺在床上,謝爾德回想起三年前與那個人第一次

相遇的時候……




  「媽的……如果…如果我那時能夠更加看清楚、

更加的了解那個人,一切是不是都會有所不同……」




  想到十年前為了讓自己所信奉的血神諸弩伊能得

到更多信眾的支持,在一個村落或是一個城鎮的建一

座屬於祂的神殿,我從早到晚不停的在村落及城鎮人

最多出入的地方大力推廣著,那時那個人是一個傭兵

團第三分隊的小隊長,是一位很有抱負的青年。




  雖然不知當時的他在想什麼,在我極力推廣之時

,他主動上前攀談,他說他有辦法讓大陸的群眾就算

沒進過神殿也聽過血神諸弩伊的名號,只是……有條

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鈺 的頭像
李鈺

孫亭的異想世界

李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