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強風吹襲,將地面上的黃土捲起,連帶著細碎的

砂石,襲向二人早已憔悴許久的面容。石子吹進了眼

,二人下意識閉上眼睛,雙眼再次睜開時,眼白早

已佈滿了絲。

 

 

  「你怎麼不用神祇的力量?」回過頭,看見默斗

被風吹起的沙子弄得瞇著眼睛跟在自己的身後,他有

些不捨,語帶關心的問道。

 

 

  「才不要,大哥說:『他不在身邊的時後,絕

以隨意使用神祇之力,要是力量沒控制好,連天

無法阻止,其失控的力量可毀滅『天地』。』,就

是因為這樣,所以不!」揪著嘴,就算眼睛在怎麼

的痛默斗一直倔強的忍著。

 

 

  「天『帝』?記得現在該叫天子才對,記得他沒

有任何神祇之力,就算沒力量阻止也是理所當然的,

」聽見了一從夏國創建以來,都沒再聽過的一詞,

他深感困惑,「怎麼你大哥除了教你神祇之力的使用

方法外,也對你說些莫名奇妙的話……」

 

 

  「什麼?司洛哥你再說些什麼啊……啊!」聽完

司洛的話,默斗剛開始無法理解,困惑幾秒後才知道

司洛在說些什麼,趕緊解釋:「不是啦司洛哥,我說

的天『地』不是司洛哥所說的天『帝』,是現在我們

眼前所見的。」伸出食指指了天上,又往地上一指,

司洛這才清楚默斗在說些什麼。

 

 

  「原來是天『地』啊,那傢伙怎麼盡說些會讓人

誤會的話語。」無奈自己這個深交的友人說的話,時

常讓人誤解其中的意思,所以這位友人會在故鄉那麼

有名,不只是因為身為神祇的關係,,而是他的說話

方式實在是……

 

 

  想起十多年前,城裡有意將自己名下財產除分給

兒們,也一分給跟隨自己十餘年的老奴,所以請他代

為傳話,誰知傳完話後,意思變成了『將名下所有財

產全給老奴才。一切的禍端都從這句話開始,那時

那人可是整座城的第一大財主,因這件事鬧的滿城風

雨,甚至差那麼一點就鬧到『天子』那去,事後第一

大財主變成了城裡的第一大窮人。當他聽到這件事時

,已經是事件之後的二個月了,就算想解釋也早已來

不及了。了贖罪,他決定在大財主逝世或原諒他以

前,從此緊閉門戶不再與他人往來,任何來見他他都

不回應過,一直將自己關在家中。到大主因受不

流落街頭的痛苦而逝世為止,他才踏出家門

則長達四之久。

 

 

  「大哥他說話方式就是這樣,我也曾經因為這樣

而感到頭痛。」默斗扶著額頭,擺出帶著一絲無奈又

頭痛的表情。

 

 

  看著默斗的舉動,司洛感到有些不對勁,小心翼

翼的開口:「默斗,你……到底幾…歲……?」

 

 

  「雖然不想這麼說,但我想鐵定比司洛哥大上許

多吧……?」默斗不安的看著司洛,心中十分希望他

不會把自己當成怪物。

 

 

  聽見默斗的自白,司洛沉默在沉默,最後只說

句,「走吧!再不走,等等黃土風暴來就走不了了。

 

 

  眼睜睜看著司洛越走越遠,默斗最終忍不住的大

吼:「為什麼!為什麼不說話!?你不認為我是個怪

物嗎?」斗大的淚珠滑落下來,「明明只有10歲的

外表,內心卻如大人般成熟,像我這樣的人、像我這

樣的人……嗚嗚嗚……」

 

  

  「……」走回默斗身邊,厚實的手掌摸著他的頭

,司洛微笑著,「我說,像你這樣的一個小鬼,黃土

風暴一來,你哪都走不了,我看是會被吹著跑吧?

 

 

  什麼!?司洛回頭過來,盡是說了一堆聽不懂的

默斗不解的看著對方。

 

 

  「蛤?還聽不懂啊?所以我說小鬼就是這一點最

麻煩,沒有大人跟在身邊就什麼都不會了,好好的

釋,還是跟個木頭一樣呆站著不動,」手擰著下巴,

司洛語帶無奈,「我看我還是自己一個人先離開這裡

好了。」

 

 

  說著說著,司洛竟頭也不回的離開。默斗只能呆

呆的看著司洛離自己越來越遠,思考著剛剛斯洛對自

己說的每一句話中的涵義。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司洛哥,謝謝你、真的非常的謝謝你,聽你這樣

說,我想我不會在迷惘了,不會了……

 

 

  「司洛哥!」嗯?聽見默斗的叫喊,司洛停下腳

步回過頭看,「你那樣慢慢的走是要走到什麼時候?

到時費黃土風暴吹走了該怎麼辦?還是讓我用『御風

』帶你到前方的村落去吧。

 

 

  說著,默斗身體周圍環繞著砂石,砂石像是受到

某種命令規律的飄動。用左腳蹬地,默斗瞬間飛奔向

,瞬間的擦身,伸手抓起司洛的一隻手臂,直奔地

平線的一端去。

 

 

  是,我只是個小鬼,不只是外表,連心、也是一

樣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鈺 的頭像
李鈺

孫亭的異想世界

李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